【6月刊 支点杂志】 三川智控董事长郑贵林:“智慧城市”没那么玄乎   

     50%,这是武汉大学学生公寓装上“互联网+智能用电管理“系统之后的节电数据。”

  学生和管理人员分别通过手机app就可对宿舍的用电情况进行实时监测、管控、缴费,减少了宿舍无人亮灯、白天亮灯等各种浪费现象。宿舍负荷识别技术的投入,杜绝了宿舍即使是50W电褥子等不良负载的使用,对于超过参数设置的大电器也能及时切除,使看不见、不让摸的电实现了透明化、数字化、大数据化,系统服务了武汉大学信息学部和医学部3千多学生,投入两年来,最大限度保障学生用电安全的前提下,没有出现过一次用电过负荷事件、也没有出现过任何电气安全导致的火灾事故。武汉大学动力与机械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郑贵林告诉《支点》记者。

  这套用电管理系统由广州三川控制系统工程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川智控”)研发,包括高性能同步能源管控系统软件、手机app以及全部的互联网+硬件设备,如:智能负荷控制器、智能电表、智能网络数据采集单元。该系统集电能计量、在线收费管理、用电过程管理、不良负荷辨识、为一体,是目前世界上最先实现了十分钟自动收费的高新能源管控系统。

  “去产能”的关键在于控制成本

  郑贵林的另一个身份,是三川智控的创始人。

  恢复高考后我国自主培养的首批博士们陆续走出校园。1989年从武汉大学博士毕业的郑贵林,在广州的一个研究所做了两年仪器研究室主任后,决心投身实业,于1993年在广州创办三川智控公司,最初的业务定位是做自动化工程。

  “那个年代创业,就是纯粹的创业,有思想有技术,但口袋里没钱,非常艰难。”郑贵林回忆,当时一同创业的有七八个合伙人,但因为所从事的水利自动化工程条件太简陋了,几个月之后就只剩下他一个人。

  深受艰苦奋斗精神影响,几年执着的努力,郑贵林积累了一些资本。他决定不做外国自动化公司的代理,要做研发型公司——开发自主知识产权的软件、硬件,而且起点要高、功能要更加适应中国国情。

  1998年,通过武汉大学人才引进,郑贵林回到母校任教。为实现自己的科技创新奠定了更好的学术平台也有了更加广阔的舞台。

  “当年跟我一起创业的人,其实都是师兄或同学,如今他们中的许多人成了湖北高新行业的元老级人物。而我所坚持的科技创新型公司是一个烧钱快挣钱慢的领域。”郑贵林感叹,“如果单纯做工程的话,日子会滋润很多。然而,几十年电气自动化和传感器的求学和工程经历,使得郑贵林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灵感和创新的冲动。

  科技创新是一个充满惊心和风险的高强度劳作,难以言说的苦衷时常让人得不到他人理解而处于“孤家”境地,只有内心坚定的方向,才能在一次次的实验失败中不言放弃,最终迎来成功的曙光。2006年的一天,郑贵林驱车去数百里外的一个工地现场抢修正在使用中的自控装备。现场一个开关因电弧烧灼失灵,导致工程停工。这是电气系统中出现最频繁的设备故障,如果能够精确捕捉到交流电过零点时刻完成开关的动作,制造出一种不拉电弧的智能开关,电力配电系统就能进入无电弧的安全、长寿、可靠的新时代。灵感闪过,在随后的十年里,郑贵林带领着团队反复实验测试,不仅实现了具有配电系统划时代的交流过零点系列高性能电气负荷控制器,并获得业界的认证和检验,成为了“互联网+智能用电管控”能够呼应“云端”的第三代硬件产品,成为引领智慧城市、智能制造、节能减排领域的国际领先“终端”。

  经过20多年的积累,三川智控公司目前拥有40多项专利技术,其中包括2项国际发明专利和12项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国家发明专利,并通过产学研结合,研发了一系列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成套技术和产品。继电器式“交流过零点”负荷控制器,便是其中之一。简单来说,110年前,特斯拉发明了至今广泛应用的交流电,而100%的电气负载时通过开关或者负荷控制器接入电力系统的。传统的开关,在合闸或分断时,会对负荷产生电压冲击,分断时,由于电流的存在,会出现电弧,电弧的高温会对机械接触器产生烧灼,导致寿命短、故障率高,也由于导通电阻的增加,增加能耗和用电安全隐患。创新的电力智能负荷控制器,能够精确的控制开关在电压过零点投入,或者在电流过零点分断,能百分百避免拉弧,并且集成了测量、保护、控制、通讯、可编程功能。

  “现在很多科技公司也在做智能开关,但我们和他们最大不同是,他们做的是电子式小功率的消费级遥控开关,只能家用,而我们做的是装备级的,能运用到工业生产线上去的几千瓦、几百千瓦的电气装备。”郑贵林介绍,通过自主知识产权开发,公司目前已经实现了用电管控终端之间的通信,终端和“云端”之间的呼应,并能通过“云端”实现智能化的能源管控和实践任何的节能减排方案。

  “我们国家的许多重工业、高能耗产业的基本能耗,比发达国家高近一倍,许多建筑的主要运营成本还是电力。这也意味着,我们在能源管控技术、产品和节能减排方案有着巨大应用空间和发展余地。”郑贵林认为,在产业结构转型背景下,“去产能”的关键在于控制成本,谁的成本高谁就会“出局”。

   

  智能化有时只是换个“开关”

   

  节能和节约人力资源,无疑是智能制造和未来城市市政管控的主旋律。

  但在科学家眼里,节能远远不止是当今普遍进行的把20瓦的灯泡换成5瓦那么简单。节能意味着要对整个电气结构进行颠覆。

  “现在很多节能产品是附加上去的东西,原有的结构少不了。但我们通过自主创新,通过采用更加科学的配电电气结构,最终在不增加成本的基础上实现智能化。目前,三川智控的技术将这个过程变成了只需要换传统开关为智能负荷控制器即可。”郑贵林说。

  当然,智能用电管控技术的应用范围特别广,在郑贵林看来,“只要是用电的地方就有节电的空间、也就是整个配电行业需要新一代“互联网+智能用电管理”的节能减排改造,对于用电管控,没有行业的差异,都是对用电过程进行精细化、透明化的建设过程”。

  “所谓的‘智能’,其实就是要做到既能感知、监测,也能控制、可编程,监测+控制+软件+策略,就是自动化,可以应用到所有行业,解决所有问题的手段都是一样的。”郑贵林认为。

  郑贵林以城市交通为例来解释这个观点。假如一个城市有1万个交通路口,只要每个路口的交通指挥等采用智能负荷控制器实现基于“互联网+智能交通”的管控,配套智能车流量监测传感器,就是形成基于“终端监测+终端控制+云端决策”的体系,即:配合全市车流量的分析和计算,实时智能分配每一个红绿灯的时间,通过智能负荷控制器执行“云端”发布的管控红绿灯的间隔时间,加上大数据分析软件作为1万个路口红绿灯时间间隔的矩阵决策支撑,将至少通过这种体系将车的通过量增加20%,而目前在高峰期,同样增加20%的车通流量,做道路基础投资的话将十分巨大。

  “其实只要每个行业把自己的监测器和控制器做好了,加起来就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智能体系,节能效率会相当高。”郑贵林说。

  前文提到的武汉大学学生宿舍用电管理系统只是一个非常小的应用。三川智控的技术,早已用到了更多的工业生产和城市管理领域。大型城市综合体、钢铁公司、防洪设施管理处、山洪预警等,都是三川智控的客户。

  在时下非常火爆的智能家居方面,三川智控研发的一款名为“第六感”的产品,它利用手机触控作为智能“切入口”,集主动消防预警、有毒、易燃气体(甲醛、PM1值、PM2.5值、PM10值)空气质量监测、环境监测和建筑稳定、震动监测、照度监测预警、人体感应、红外电器控制、人机语音对话等功能为一体,使得随时随地管理家居、写字楼、学校和商业综合体成为十分便捷的选择。

   

   

  智慧城市大数据是“中枢神经”

   

  在郑贵林看来,公司做到一定规模,就是社会性的,最终要用社会的资本来做社会的公司,所以在他的计划里,公司未来一两年会在新三板挂牌。但在此之前,他还要做另外一件事。

  在国家战略层面,与智能控制最直接相关的,无疑就是“智慧城市”的概念。

  但郑贵林觉得,智慧城市的推行速度还可以加快。“智慧城市的概念非常好,但落到实际操作层面却有难点,这就需要第三方研究机构提供专业的、客观公正的、有操作性的建议。”郑贵林说,智慧城市建设投资需要用在核心的地方、投资在未来能够实现互联互通的地方。

  目前,郑贵林正在筹建武汉大学智慧城市研究院,计划把它办成一个不受市场左右的研究院。“武汉大学在2004年成立了一个汽车电子信息研究院,当时倡导要建设中国汽车自主创新的十大平台。现在看来,如果按照那个路径来走,今天的中国汽车业肯定是走在与高铁技术同样的自主发展的道路。”

  如何建设智慧城市?依然是“监测器+控制器”的思路。

  以城市的商业综合体为例,他们应该与互联网高度关联互动,是线上商品和体验的线下实体,是一个市民休闲聚会的中心,是网络世界落在人间的现实版。

  道路智能照明也是三川智控正在突破的领域。相关数据显示,照明在中国的用电总量中占到12%,道路照明更是占到了其中的30%,每个城市都存在或多或少的电力缺口问题,也意味着节能减排的压力。三川智控照明技术也是本真能源管控的思维设计制造,不仅可以依据时间,可编程八级调光,而且能够实现灯光异常的预警、预知无人无车时的主动节能。

  “每一个环节都跟着互联网走,就可最大程度发挥现有城市基础设施的功能,这就是智能控制魅力的秘密。”郑贵林认为,智慧城市的目标应该是让生活更加美好、更加节能、环境更加健康。这一切只有依靠先进的科技和创新的装备特别是“互联网+能源管控”技术的进步。